巧克力專賣店 巧克力雲莊台北





人龍緩緩往前挪動,在隊伍中隨著時間消逝心底的饅頭數幾度增減,拿到那在塑膠袋裡冒煙黏成一團情人節花語挪不動的饅頭倒有些懊惱,沒有人吃得了這麼多熱呼呼的饅頭。小時候偶有遠方的親友和我們同桌吃飯,阿嬤總笑嘻嘻地叮嚀他們別客氣要吃飽,否則這偏鄉小村──「壞所在」可是連個小麵攤都沒得找喔!這是事實,但他們畢竟只是短暫體驗鄉下生活的外來客,真正沒輒的應該是悶在裡頭的我香水 女們,除了在家吃飯,別無去處。

出來解救這種饑荒窘境的正是饅頭。一個年輕力壯的男人攜家帶眷回來住在他父親的古厝裡,勇氣可嘉的在慣吃清粥小菜的地方賣起饅頭,黎明破曉灶上蒸籠冒出生龍活虎的白煙,把天給蒸亮了,從三合院外即可看到感覺到那股奔騰的日出而作的生命力。隔了許多年再回想,讓一個年輕的饅頭師傅懷抱希望,那絕對是小農村最朝氣蓬勃最富生產力的一段歲月,路上微笑的小童行色匆匆手上提著一大袋白饅頭與黑饅頭,他一路提到田裡不怕打灑,饅頭在哪餐桌就在哪。回家總有許多平素吃不到的好東西,卻不忘叫妹妹幫我打個電話給她朋友,她會做好吃的饅頭。妹妹回電說她最近忙暫時不賣饅頭。有那麼點失望,並不嚴重,這是一種美好食物合宜的吸引力,不會因為吃不到而使人過分失落,可見它有多簡單樸實。沒想到她突然出現,帶來六個白饅頭,說是今天吃剩的。我萬千歡喜收下,擠進冷凍庫,飛行途中瀕臨解凍,帶回台北,再度被放入冷凍庫,幾經冷暖過渡,被塑得奇形怪狀,像是幾顆古怪的白石頭,在電鍋裡蒸熱彈牙香勁還是回得去。恰恰與阿兵哥數饅頭的無奈心情相反,一隻、兩隻,數著饅頭不捨得吃,這才去想,為什麼對饅頭印象這麼地好。為了買饅頭而設鬧鐘,那是在老房子附近一對眷村老夫妻做的饅頭,從前他們家大業大時沒見過,只趕上個日薄西山的黃昏,兒孫都拉拔大了,在屋前開扇小門,每天下午三、四點幾十隻賣完為止,老公在屋內分配饅頭,老婆在屋外洗滌收工,十分居家生活,只要見地上乾巴巴的就知道今天沒饅頭吃了,後來地上乾旱一天天拉長,這次不是探親,再也回不來了。為了買饅頭而跟著人家去排隊,出爐時間寫在門口像火車時刻表,時間到了,人龍緩緩往前挪動,在隊伍中隨著時間消逝心底的饅頭數幾度增減,拿到那在塑膠袋裡冒煙黏成一團挪不動的饅頭倒有些懊惱,沒有人吃得了這麼多熱呼呼的饅頭,何不稍微冷卻才賣給我們,我既愛吃剛蒸熱,熱得燙手燙口的饅頭,何必慕名跟著去排隊。最令我羨慕的是那些只為家人揉製的饅頭,一隻隻特別小特別Q看得到凹凸有致的手勁,初蒸熟時散發的香氣非我再度蒸熱所能比擬,有一次我看見一個年華老去的女人為她姪子學做的小饅頭,一隻隻美得像玉脂,心底驚嘆:她好愛他們喔!曾有一段時間我常在台北縣的樹林鎮走動,總是吸著鼻子滿腦子悸動的想找出到底哪裡在做饅頭,即使後來知道了那是酒廠製酒飄散的香氣,不是蒸饅頭,仍然情不自禁。★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不開車,喝酒過量,有礙健康!(中國時報)

情人節餐廳 台南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